Telefone: 010-87777617
您的位置:首页 - 葡国新闻 - 非洲国家
【原创专栏】 非洲之眼——浅谈黑非洲葡语文学(一)发布时间:2016-05-30 发布人:尚金格

习惯阅览葡语国家华人新闻网站或者关注葡语文学的读者,想必时常看见许多文章的作者是一位署名为尚金格的人。没错,尚金格老师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为多家媒体撰写非常有深度的新闻稿件,但同时他也是一名西语葡语翻译,更是一名作家,他本人在安哥拉工作多年,生活工作经历极其丰富,对非洲文学尤其是对葡语文学情有独钟、颇有研究,更深深的热爱非洲这片黑土地。

       5月15日,葡汉文化交流中心举办非洲文学阅读会,有幸邀请到尚金格老师作为主讲人,活动成功举办后,大量热爱非洲文学的同学给后台留言,询问下一次的活动何时举行,因为目前国内鲜有了解非洲文学的途径。为此,经过和尚金格老师本人的沟通,我们再次有幸请他为葡汉文化交流中心公众号平台撰写专栏——《非洲之眼》,用他多年的非洲经历及独特视角为大家解读葡语文学,乃至安哥拉最新政经资讯和民生百态。这篇《浅谈黑非洲葡语文学》正是该专栏的开篇之作,在此,小葡振臂急呼:请喜爱非洲文学的同学们走过路过千万不能再次错过哦!


       最近,一位致力于葡汉文化传播的朋友要我写一篇关于非洲葡萄牙语文学方面的东西,这下子可是难为我了。对我来说,文学二个字实在距离我太遥远,虽然在非洲生活了七年半的时间,身边的非洲朋友大多数也都是诗人、小说家,文学评论家,可是,想要透彻了解非洲文学仍然是一件比较难的课题。不过,既然老朋友要求,我这个不懂得拒绝的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了。

       非洲文学的传播在中国仍然处于一个瓶颈期,因为如果不是在国内研究非洲文学、政经方面的人士,很少有人想了解非洲文学。

 

阅读非洲


语言与非洲文学有什么关系

       非洲全称阿非利加洲,位于东半球西部,欧洲以南,亚洲之西,东濒印度洋,西临大西洋,纵跨赤道南北,面积为30,221,532平方公里,占全球总陆地面积的20.4%,是世界第二大洲,同时也是人口第二大洲(10.325亿)。

       非洲是一个语言种类繁多的大陆,总数在800种以上,占世界语言的三分之一左右,一些国内的语言学家认为非洲实际的语言种类远远超过这个陈旧的统计数据.仅尼日利亚个国家.,已统计在册的语言种类就有400种.原法属西非地区范围内就有126种语言。非洲语言种类之所以如此繁多是因为非洲部族众多,交通不便。已知的非洲部族就有700多个,有些部族内部因交通不便等原因,同一部族也有着不同的语言。每一种语言的使用人数相差很大。大语言有几千万人讲,小的语言只有几千人甚至几百人。非洲语系的分布也比较分散,主要有闪含语系、科依桑语系、尼日尔-刚果语;闪含语系分布于北非和西亚的一个主要语系,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豪萨语和阿姆哈拉语等主要语言;科依桑语系是非洲南部及东南部各国一些地方的语言系属,主要分为霍屯督语、布须曼语和桑达维语等;尼日尔-刚果语系分布在非洲的中部和非洲南部部分地区,该语系有大西洋-刚果语族、科尔多凡语族、曼德语族三个语族。虽然非洲大陆拥有自己独特和美丽的土著语言,可是由于长达数百的年的外来殖民统治,所以他们几乎都使用外国语言作为官方语言,比如,在北部非洲使用的语言大多是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非洲沙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则以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为主。为什么我们要谈语言分布,也正是语言传播的关系才让使得不同的语言文学发展各部相同。英语文学传播在中国相对比较成熟,阿拉伯语、法语、西班牙语文学也再进一步的发展过程中,非洲葡萄牙语文学发展则相对封闭。


非洲英语文学因各类国际文学奖在中国进入发展茁壮期

       中国国内一流大学对非洲研究的机构大致有: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外交学院非洲研究中心、云南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等20所院校。这些一流大学的非洲研究中心,几乎都一直的把研究重点放在非洲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中非关系研究方面。不过,让人可喜的是最近两年,国内一些大学业开始注重非洲文学的研究和发展,特别是浙江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他们在调研非洲政经和中非关系的同时,也开始发掘未被国人熟悉的非洲文学宝库。

 
沃莱·索因卡


       非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是沃莱·索因卡,他是尼日利亚剧作家、诗人、小说家、评论家。1934年出生于尼日利亚西部阿贝奥库塔约鲁巴族一个学校督学的家庭。他先在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接受教育。1954年,他二十岁时,进英国利兹大学,专攻英语。198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非洲作家。1979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外国名作家传》,首次向国内读者介绍了索因卡。1983年高长荣主编的《非洲戏剧选》收录了李耒和王勋翻译的《路》。索因卡获得诺贝尔奖后,国内对其研究热情高涨,1987年外国文学出版社出版沈静翻译的《痴心与浊水》,1990年,邵殿生等翻译出版了戏剧选《狮子和宝石》,其中还收录了《沼泽地居民》、《裘罗教士的磨难》、《森林舞蹈》、《路》、《疯子与专家》等译作,2001年出版周辉翻译的《阐释者》,2004年出版蔡宜刚翻译的《死亡与国王的侍从》,2008年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在阿凯的童年时光》。诗歌的译介,主要有汪剑钊的《非洲现代诗选》、台湾贝岭的《狱中诗抄:索因卡诗选》;还有发表在《外国文艺》、《世界文学》等期刊上的诗歌。对索因卡的后殖民研究也取得了一些成就,2002年余嘉的硕士论文《森林之舞:后殖民语境下的索因卡剧作研究》和宋志明的博士论文《沃勒·索因卡:后殖民主义文化与写作》,对索因卡的研究十分深刻。

 
阿契贝


       阿契贝(1930—)首次被介绍到中国,是1963年第2期的《世界文学》中高宗禹译的《瓦解》的片段,接着《外国文学动态》杂志1977年第五期用《尼日利亚作家阿契贝及其主要作品》一文详细介绍了阿契贝的创作。2007年,阿契贝获得英国英语文学最高奖——布克国际奖,国内各大报纸杂志纷纷报道,掀起了一股阿契贝热潮。在小说的翻译方面,1988年外国文学出版社发行了尧雨译的《人民公仆》,2009年重庆出版社的重现经典系列全面引进了阿契贝全部的五部长篇小说——《瓦解》、《动荡》、《神箭》、《人民公仆》和《荒原蚁丘》。阿契贝还创作了大量短篇小说、诗歌和童话故事。

       阿契贝被誉为“非洲文学之父”,他的《瓦解》一经问世就获得了轰动,被译为50多种语言,传播到全世界。他的作品《瓦解》和《神箭》,用英语讲述了非洲传统文化的魅力,并对殖民者的入侵进行了鞭挞。阿契贝1975年发表论文《非洲的一种形象:论康拉德〈黑暗的心灵〉中的种族主义》,开了后殖民理论的先河。阿契贝提倡用英语创作,寄予文学对殖民地的“自我界定”和“文化复位”的希望,批判非洲中心心态,强调非洲和西方的文明同样需要尊重,他希望通过“非洲人自己书写非洲人的故事”重塑非洲形象,使得非洲文化浴火重生,倡导东西文化的沟通和交流,这在跨文化传播中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恩古吉·瓦·提安哥


       第三位大咖则是恩古吉·瓦·提安哥,他出身于东非肯尼亚卡米里苏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在地理上属于英国殖民统治下称为“白色高地”的行政区域。1962年恩古吉在“非洲英语作家研讨会”上遇见了著名非洲作家索因卡和阿契贝,这次重要的会面使他决心走上“终身非洲作家”的道路,同年,恩古吉创作了剧本《黑色隐士》(TheBlackHerm it)。1964年恩古吉毕业于乌干达马赫雷雷大学。1977年,他因抗议当局对英语的强制性教育而被政府逮捕,拘禁超过一年。获释后与家人过着流亡的生活,直到肯尼亚独裁者阿拉普·莫伊下台才终于得以安全回国。由于政治和健康的原因,最近十几年,恩古吉和阿契贝一样旅居美国,在美国的大学工作。以上三位让我们国人了解的大咖作家,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英文写作。由也于国内读者对英语文学的期待,以及这些英语文学大咖在国际上获得荣誉和大奖,使得我们国内出版社和读者对他们趋之若鹜,而对于小语种——非洲葡萄牙语学位却是乏人问津。

       随着殖民侵略和民族反抗运动的开展,非洲英语文学取得了快速发展。应验清代诗人赵翼的那句古诗:“国家不幸诗人幸,赋到沧桑句便工。”西非的加纳和尼日利亚英语文学成就显著,尼日利亚作家钦努阿·阿契贝、沃尔·索因卡以及加纳作家阿尔马等是其代表人物。20世纪60年代后,肯尼亚恩古吉、格·奥戈特、梅佳·姆旺吉是杰出代表。南非的英语文学也人才辈出,纳丁·戈迪默、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J.M库切)先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为南非英语文学奠定了基础。非洲的民族传统、民族意识的觉醒,对祖国的热爱、对殖民主义罪行的揭露,构成了非洲英语文学的核心内涵。英语语言的运用,使得非洲文学得以走向世界,促进了非洲文化的传播。碍于非洲地方语言的众多、国内研究资料的不足。阿契贝、索因卡、戈迪默等列为后殖民作家,而200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库切也是公认的后殖民作家。

       今年5月22日,浙江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专门成立非洲文学研究中心,在未来相信对非洲的英语、法语文学作品传播将是一个巨大的推动。至于非洲葡萄牙语文学依旧还有更长的路去走。


黑非洲葡语文学前路漫漫

       非洲的葡萄牙语文学并不像英语、法语文学那样有很好的群众基础,喜欢阅读非洲英法语文学的读者朋友和愿意投资出版的出版社也都会有。可是,非洲葡语文学的第一步传播就充满了种种的曲折,摆在我们前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出版资金,对于那些在中国没有知名度的非洲葡语国家小说家、诗人几乎没有任何出版社敢于冒此风险出版,因为摆在出版业者面前除了图书质量、文学作品立意、审查等手续外,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即是图书的销售量。虽然说出版行业是文化产业,可是没有经济收益的文化产业很难生存。

       现在如果我们问一位爱好读书的中国读者,是否了解非洲葡萄牙语作家,估计结果都是否定的。巴西和葡萄牙的葡语文学在中国葡萄牙语译者的努力下,出版很多关于葡语文学小说和诗歌作品。比如,葡萄牙小说家若泽·萨马拉戈、费尔南多·佩索阿、安东尼奥·洛博·安图内斯、索菲娅·安德雷森、当阿古斯蒂娜·贝萨·路易斯和巴西的保罗·柯艾略、亚马多、奥骨斯托·库里,他们的文学作品在中国读者中也都有耳闻,甚至一些葡语译本的小说还登上了图书的热搜榜。

       非洲葡语文学的五个国家分别是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佛得角和圣多美与普林西比。这个五国国家在五百年前都逐渐成为葡萄牙的殖民地,随后,又经受长达数百殖民统治,他们的官方语言也都陆续改为葡萄牙语,因此非洲五国的文学作品或多或少都受到葡萄牙文学作品的影响,甚至很多国家的著名作家、诗人都曾在葡语留学深造。虽然他们的作品受到欧洲葡萄牙文学特色影响,不过,有很多非洲葡语国家的作家和诗人都在刻意的保留本国文学的特色,有时候甚至出现故意淡化葡语文化的地方。


返回
相关内容
公司简介 公司动态 合作洽谈 客户名录 招聘求职 翻译服务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010-87777617
版权所有:葡汉文化交流(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55897号